万达给出四分之一排片,为何《解忧杂货店》元旦档仍然垫底 ?

作者丨李诗莹

编辑丨友子

热门IP改编、一线流量主演、头号院线排片加持……万达的年末重头戏最终还是没能成为爆款。

12月29日,由万达主控的《解忧杂货店》与《妖铃铃》《前任3:再见前任》《二代妖精之今生有幸》等片同日上映。这部电影改编自东野圭吾同名小说,主演阵容包括王俊凯、迪丽热巴等流量明星。然而上映五天来一直落后其他三部同档期新片。

截至2018年1月2日,《解忧杂货店》累计票房接近2亿,预计总票房可能在3亿出头。相比之下,《妖铃铃》和《前任3:再见前任》累计票房已经分别超过3亿和5亿,后者的总票房可能超过10亿。

数娱梦工厂注意到,在四部新片同日上映的情况下,主控出品方万达影视在《解忧杂货店》上映第一天为其开出了近30%的排片,而元旦三天里也给出了26%、27%的排片,整体高出市场综合排片率约13%,甚至一直到1月2日仍有24%以上排片,但并没有扭转《解忧杂货店》票房垫底的局面。

过去一年,万达影视参与出品了20余部电影,累计票房超50亿元,其中包括了票房突破16.52亿的《西游伏妖篇》。然而其主控的8部电影成绩并不突出,其中票房和口碑最好的《记忆大师》只收获了2.92亿。目前《解忧杂货店》在口碑上已经不可能实现追赶,而票房能否超越《记忆大师》,将取决于这一周能否持续发力。

常规宣发动作明明都有,为何落跑元旦档?

改编自东野圭吾同名小说的《解忧杂货店》于12月29日上映,然而在几部影片中票房和排片率始终垫底。

上映首日,《妖铃铃》以9049.85万元票房拔得头筹,排片率和上座率均排在首位,《前任3:再见前任》和《二代妖精之今生有幸》分别收获6396.14万元及5762.19万元票房,《解忧杂货店》则以3821.7万票房远远落后其他三部影片。

但随着《妖铃铃》口碑在一天内一路从豆瓣6.2跌至5.0,口碑相对较好的《前任3:再见前任》在上映第二日开始发力,在周末两天分别以8484.52万元和1.3亿元后来居上,拿下单日票房冠军。从12月31日开始,《前任3:再见前任》与再度票房回升的《芳华》一道,已经连续3天包揽票房冠亚军。

但在元旦档这场票房争夺战中,《解忧杂货店》始终稳定垫底。截至2018年1月2日晚《前任3:再见前任》累计票房已经突破5亿,其预测总票房已经看高至10亿。而《解忧杂货店》累积票房接近2亿,预测票房可能只有3亿出头。

回顾《解忧杂货店》宣发历程可以看到,可以说流量明星线上宣传、主题曲营销、跨界合作、大规模点映、线下路演等各种宣发手段片方都用到了,问题到底出在哪?

《解忧杂货店》起初将宣传重点放在了王俊凯和迪丽热巴两位小鲜肉流量明星身上,似乎起到了不错的宣传效果。尤其是王俊凯的粉丝下线包场多达1394场,#王俊凯解忧杂货店#微博话题阅读量更是在电影上映前就炒到61.2亿,讨论量达到1.3亿。

后期宣发团队将《解忧杂货店》宣传重点转移至电影本身的“治愈”“暖心”及“丧燃之力”,与喜马拉雅FM影视频道联合推出了“解忧电台”,与新世相联合开启线上“48小时解忧杂货店”等活动,试图更精准地覆盖目标受众。

此外,主创和宣发团队也非常重视路演,先是为《解忧杂货店》书迷路演走遍了北京、沈阳、成都、西安、上海五城,电影完成后更是走遍了广州、重庆、北京、上海、福州、济南、郑州和深圳8个城市为卖力宣传。积极路演的成果是,《解忧杂货店》的想看日增人数在上映前较长一段时间内都在同档期新片中领先。

变化出在上映前夕。《解忧杂货店》在12月24日平安夜举行了大规模点映,其当天收获了730万的点映票房。然而这一动作并没有带来口碑效应,甚至可能形成了相反的效果。第三方票务平台数据显示,也就是在上映前4天,《解忧杂货店》的想看人数增长明显滑落,并最终被其他三部新片超越。

《解忧杂货店》也选择了两首宣传曲进行推广,由容祖儿演唱的《重生》和李健、王俊凯演唱的《雾中列车》分别于上映前22天和上映前3天曝光,均由影片的艺术指导韩寒作词。但从曝光前后的想看日增人数来看,两首温情歌曲也没有达到预想的传播效果。

《解忧杂货店》口碑低迷,日本IP改编再度失利

截至1月2日,《解忧杂货店》的豆瓣评分5.4,远低于日版的7.4分,在四部元旦档期新片中只好于4.9分的《妖铃铃》。

又一部日本IP改编电影口碑失意,为近两年热衷改编日本IP的国内影视圈再度敲响了警钟。

2016年,改编自日本小说家片山恭一同名小说的中国版《在世界中心呼唤爱》上映,由流量明星欧豪、杨紫等主演,豆瓣评分仅为4.2,而日版电影豆瓣评分7.6,口碑相差甚远;2017年5月,改编自日本推理作家岛田庄司同名小说的《夏天19岁的肖像》上映,主演黄子韬也是自带流量,但口碑再次扑街,豆瓣评分4.9。两部影片的票房分别仅卖出1104.2万和936.9万。

类似地,2017年3月上映的《嫌疑人X的献身》改编自东野圭吾同名小说,由苏有朋导演,中规中矩的改编和拍摄虽然收获了4亿票房,但6.4的豆瓣评分口碑较日版和韩版仍然有一定差距。

除了主推流量明星屡遭失败,在改编日本经典IP的本土化方面,国内的影视人似乎没有找到一个切入点,翻拍被吐槽为“翻译”。 

2017年5月末,黄磊导演《麻烦家族》上映,翻拍日本经典喜剧电影《家族之苦》,被吐槽直接照搬日版:人物设置、甚至剧情发展的每个细节都能够与日版一一对应,本土化力度仅仅是将鳗鱼饭换成北京烤鸭等无脑微调。从3232.5万的票房来看,100%还原原版并不讨喜,豆瓣4.6的评分也与日版差距甚远。

2017年遭到最多吐槽的日本IP改编,当属中国版《深夜食堂》。其本土化依然是生搬硬套,貌合神离,众多流量明星加盟依然拯救不了这部深夜吃方便面还强行植入广告的神剧,其豆瓣评分更是低至2.8。

可以看出,与日本IP影视化后的普遍好评相比,国内改编日本IP的影视剧相比明显呈现“流量明星+速成制作+口碑差”的特点,演技拙劣、剧情灌水、台词生搬硬套以及“本土化”畸形都成为槽点。

去年主控电影成绩惨淡,万达高排片难救《解忧》?

数娱梦工厂统计,万达影视2017年参与出品了20余部电影,累计票房超50亿元。纵观万达影视全年出品的电影,可以说全年每个档期都有布局,然而其主控出品的电影成绩并不突出。

2017年初春节档的《西游伏妖篇》斩获16.52亿票房,4月末《记忆大师》票房收获2.92亿元,6月初《神奇女侠》夺得6.10亿票房收入,暑期档《心理罪》和《悟空传》票房分别为3.04亿和6.9亿,国庆档的《缝纫机乐队》及《英伦对决》分别收获4.58亿和5.38亿票房。

然而,在以上大部分影片中,万达影视都不是主控方。数娱梦工厂整理,截至2018年1月2日,2017年万达影视主控出品的8部电影总票房不到9亿,当中票房和口碑最好的还是上半年的《记忆大师》,收获了2.92亿票房。

上图为2017年万达影视主控的电影

这当中,预期与结果落差最大的要属《兄弟,别闹!》,作为嘻哈包袱铺首部电影,其从立项开始就得到市场广泛关注,制作团队试图效仿开心麻花的成功模式,将剧场演艺的作品打磨后改编为电影。而电影最终票房勉强突破千万,豆瓣网友仅给出3.4的评分。

在经历了千万票房、口碑难堪的《美容针》《情遇曼哈顿》《兄弟,别闹!》后,万达显然对2017年最后一部主控出品的《解忧杂货店》寄予了厚望。

数娱梦工厂注意到,万达院线在上映前三天为《解忧杂货店》给出了高达29.9%、27.5%及27.2%的排片率,远高于其他影院。1月2日,万达为《解忧杂货店》仍然开出了24.3%的排片,远高于13.8%的综合排片率。

然而上映5天来,《解忧杂货店》的综合排片率一直较为低迷,首映日当天最高也仅为16.1%,1月2日综合排片已经降至13.8%,综合排片和票房始终垫底。

客观来说,相比2016年参与投资10余部影片,累计票房约18亿元,万达影视2017年参投的影片数量和成绩整体都有所提高,但主控影片的票房和口碑远不敌辉煌的2015年。2015年万达主控出品的《滚蛋吧!肿瘤君》收获5.11亿票房,《唐人街探案》收获8.18亿票房,《寻龙诀》票房更是达到16.78亿。

好在《唐人街探案》的第二部将于今年2月大年初一上映。《解忧杂货店》失利后,万达影视下一个爆款的希望,或许将寄托在这部春节档电影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