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长田弟弟套现近亿,谁来拯救光线股价?

文|凌先静     

光线是一家好公司吗?

当然是,从业务的层面上来说光线没有什么可以挑剔的,在王长田的领导下,无论是早期做电视还是转型做电影,光线在业内口碑和成绩都相当不错,光线对内容的专注和执着应该值得绝大多数内容公司学习。

但是好公司为什么没有相应的好市值呢,光线的股价在二级市场表现相当糟糕,用四个字来形容就是:疲软不振。截止到2017年11月24日,收盘价格为9.73元/股,这是一个可以创造历史记录的新低。

这股价几乎和华谊的8块多有一拼,而华谊近几年在业务上的表现有目共睹,这是一家每次都靠投资收益驱动公司业绩的公司,和光线靠真实业务驱动公司业绩不是同一个概念

这点恐怕连王长田个人都有点想不明白,今年四月份他曾发长微博回应这件事情,核心意思是:如果你信任一家公司,就长线持有它;如果不信任,就抛弃它。

但是Flag不要立,立得越快越坚决,越容易反转。比如刚刚喊着不信任就抛弃的王长田虽然没有抛售公司股票,但是他的弟弟王洪田却大肆高位抛售公司股票,套现近亿元。

鉴于两者亲兄弟的关系,不论他们怎么撇清这次减持行为,但是市场根本不相信理由,从减持发生短短一个礼拜的时间,光线股价已经下跌了10%。

谁能来拯救光线股价?

王洪田减持近亿元,光线股价下跌10%。

王洪田减持一共分三次进行,根据同花顺上面的信息,具体如下:

2017年11月13日以10.76元/股的价格,减持了110.74万股,套现金额1191.56万元;

2017年11月14日以10.69元/股的价格,减持了403.12万股,套现金额4309.35万元;

2017年11月15日以10.68元/股的价格,减持了411.43万股,套现金额4394.07万元;

这意味着通过三天的连续减持,王洪田共计减持925.29万股,套现金额约为9894.98万元,接近1亿元。

看完减持金额再来看看减持价格,根据下图的光线开年以来的股价走势图可以发现,王洪田减持的时间恰到好处。因为这正是今年以来光线股价最高的时候,冲过了10.5元/股的新纪录,上一次冲到这个价格的还是2016年12月份。

高位减持套现是一个负面词汇,在这里不想用在光线和王洪田身上,但事实的情况是,王洪田一减持,市场立马看空光线,股价开始一路下跌,经过一个礼拜的反复拉锯,截止11月24日周五收盘,价格相较于王洪田减持的价格已经跌去10%了。

市场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这恐怕和王洪田的敏感身份有关。

根据光线的年报等公开数据,王洪田是王长田的亲弟弟,但是与其姐姐王牮在公司担任财务总监等高管职务不同,王洪田并没有担任具体的职务,一向不被外界重视。

但他是光线的几位原始股东之一,在2017年半年报上披露的持股数量为4005.35万股,持股比例为1.37%。鉴于王长田和王洪田特殊的关系,外界比较倾向于将王洪田减持事件和王长田联系在一起,因此才会有减持事件之后,光线股票一路跌跌跌的市场反应。

上市公司敏感人士,高位减持请慎重

这不是因上市公司重要人物减持而产生的股票大跌事件,此前的北京文化颇为类似。

北京文化是今年的明星企业,因为他们大胆8亿保底《战狼2》,结果电影票房一路走高,目前已经冲

破50亿,成为华语电影的票房冠军,外界纷纷称赞北京文化保底的勇气和眼光。

这种乐观情绪反应在资本市场上就是股价的上涨,截止北京文化减持公告发出来的前一天,北京文化拉了几个涨停板,股价一路飙升,报收21.14元/股,相比于最低价已经上涨了50%,市值也上涨了近50亿元。

但是在8月7日的时候,北京文化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拟计划未来6个月内通过证券交易所集中竞价或者大宗交易等方式减持公司股份合计不超过 1436.52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 0.1978%)

此消息一出,北京文化股价应声下跌,其后几天一直跌跌不休,到今天都没有恢复元气,到11月25日周五收盘价为13.12元/股,相比于最高峰的时候已经每股跌去了7元,都是减持公告闹的。

客观地说,减持是商业行为,任何人都不应该说些什么,但是作为公司的重要人物或者敏感人物,在整个大环境不景气的情况下,不增持就算了,还拼命地减持,的确是一种不太明智的行为。

更何况,减持的时候又都是股价相对较高的时候,很难不让人用高位减持套现这样负面的词语来评价,因此光线这一事件自然遭到强烈质疑,有股友在雪球上询问光线董秘,得到的答复是:

王洪田先生减持股份行为是出于其自身资金需求,与公司业绩及股价并无直接关联,投资者无需过分担心。

这应该算是官方第一次正式地回应,只是苦了那些韭菜,又被割了一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