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薇们的资本裙带

临近年底,名字叫“小薇”的似乎流年不利。经常以负面形象登上媒体头条的,一个是甘薇,一个是赵薇。前者的丈夫贾跃亭远走美国,留下数不清的烂摊子,昔日风光的老板娘现在刷卡只能刷两千。后者的丈夫黄有龙陷入“司机”身份迷局,夫妻俩长袖善舞的资本运作又被监管掐死,围观群众对陈年往事的八卦,已是满城风雨。

别看现在二位现状不佳,在她们的巅峰时期,圈内人也是一口一个“薇姐”叫的。她们从“薇姐”的神坛上走下来,陷入被媒体群众声讨的境地。这个过程是由演艺圈和金融圈共同谱写的,也是一部由裙带、跨界、内幕、贪婪等名词组成的大戏。这场大戏的序幕,发生在创业板启动大牛的四年前。

01

2013年9月,王中军的华谊兄弟,以2.5亿的价钱买下张国立名下的浙江常升70%的股权。9月3号,华谊在北京召开盛大的签约发布会,冯小刚、刘震云等一众好友亲来捧场,58岁的张国立坐在未来老板王中军旁边,脸上笑开了花。

对张国立来说,2013年下半年家庭事业顺风顺水。儿子张默的吸毒事件已经逐渐被大众遗忘,《1942》中父子俩的表演都获得了肯定。但更重要的是,在这些年眼睁睁地看着老朋友们通过资本市场大发横财之后,自己终于也通过“嫁人”的方式,搭上这班车了。

张国立以前跟冯小刚一起开公司,各出500万,后来冯小刚被王中军重新拉了过去,转投华谊这棵大树。2009年华谊上市,持有288万股的冯小刚身价暴涨。在华谊30周年年会上,冯导老婆徐帆忍不住一脸得意,得瑟道:“前后套现了2亿元,光个税就交了4000万!”

要知道冯小刚跟张国立开公司那些年,有人出500万投他们,两人都激动不已。华谊上市3年后,财大气粗的王中军终于提携了一把老朋友,给张国立的浙江常升估了3.6亿。发布会上,有人质疑太贵了,张国立忍不住反驳道:“大家怎么会觉得买贵了呢?有比这出价高得多的,我都没去!”

从华谊兄弟收购浙江常升之后,那些没能在华谊光线IPO时分得一杯羹的明星们终于开窍了,纷纷开始用“先成立工作室,再卖给上市公司”的方式来将实现变现。于是,平日收割粉丝的明星们,将镰刀挥向了跟他们没什么交集的股民身上。

明星们的抢钱时代就此开启:

  • 唐德影视收购范冰冰的爱美神,估值8.5亿;
  • 华谊兄弟收购李晨、冯绍峰、AB、郑恺、杜淳、陈赫的东阳浩瀚,估值10.8亿,收购冯小刚的东阳美拉,估值15亿;
  • 新文化收购周星驰的PDAL,估值26亿;
  • 三湘股份收购张艺谋的观印象,估值19亿;
  • 暴风科技收购吴奇隆、刘诗诗、赵丽颖的稻草熊影业,估值15.2亿。

这些并购的背后,往往都有对赌协议或业绩承诺,用来打消监管层和市场的疑虑。但明星工作室的业绩,需要靠优秀的影视作品来支撑,而大众对影视作品的喜好,却像潮流一样不可捉摸。因此即使是好莱坞的影视巨头,其业绩也是有一年没一年,经常陷入亏损。

拿张国立的浙江常升来说,当年张老师认为3.6亿估值非常合理,甚至反驳质疑者说“怎么会觉得买贵了呢?”可是在两年之后的2016年,浙江常升利润却只有2500万,跟业绩承诺的3780万相差1250万之多。在这个连冯导拍戏都得带吴亦凡、李易峰玩儿的年代,已经年届60岁的张国立显然高估了自己的价值。

不过,张老师承担的风险却有限,2016年业绩没达标只需掏875万来补偿就OK,这跟当年收购款2.5亿相比只能算毛毛雨。更重要的是,2017年是浙江常升业绩承诺的最后一年,完事儿后张老师就彻底解放,该套现套现,再也不用担心啥承诺了。正是这种“熬一熬就能过去”的方案设计,才让明星们前仆后继地加入到这场游戏中来。

这场 “抢钱”大潮,在暴风收购稻草熊影业一案上达到了极致。2016年3月,暴风集团发布公告,以10.8亿元并购稻草熊影业60%股权,核心资产就是演技平庸的吴奇隆、刘诗诗两口子。正巧赶上他们大婚,一时媒体上到处都是“吴奇隆10亿聘礼”的大标题,这场明摆着侮辱监管和投资者智商的闹剧,被证监会干净利落地送回了老家。

俗话说,流氓会武术,谁也挡不住。擅长消费粉丝的明星们,如果精通了资本运作,如同集体补过钙一样,威力不亚于联合收割机。所以,在财经圈人脉广泛上下通吃、跟马云任志强等大佬私交甚笃的赵薇,怎会缺席这番盛宴呢?而且跟一般明星不一样的是,人家两口子一上来就准备玩把大的。

02

赵薇夫妇俩先出手的地方是港股。2014年12月20日,赵薇的Gold Ocean Media Inc.以30.88亿港币的代价,买入密友马云旗下阿里影业19.3亿股,每股成本1.6港币,所以赵薇占股9.13%。很快,阿里影业宣布一系列动作,加上A股大牛市开启,港股的阿里影业也沾了不少光,股价开始蹭蹭地涨。

2015年4月底,赵薇以3.90港币/股的价格,卖出2.56亿股,套现9.98亿港币。这比当初买进的价格翻了不止一倍,赵薇一举赚了5.89亿港币,媒体开始冠之以“女巴菲特”。但问题在于,赵薇夫妇还剩下十几亿股在里面,在大陆这边发生股灾之后,阿里影业也开始了漫长的下跌。

到了2016年10月份,股价已经跌到了当初赵薇入股的价格——1.6港币/股。于是赵薇以1.57港币的价格,又卖出了7.99亿股,还倒亏了2000多万港币。经过这次减持,她的持股比例已经降低到了5%以下。后续如何操作不得而知,但经过简单测算,即使剩下的股票以当时的成本价卖出,这笔投资近30亿港币的战役,也就赚了不到6亿。

可能有人说6亿也很不错了,但别忘了,恒生指数从2016年初就开始了大牛市,无数股票突破新高。赵薇本以为傍着马云这棵大树,没想到却选中了阿里影业这个超级大熊股,最新的价格已经跌到1.06港币/股,比最早的买入价整整下跌34%。如果赵薇剩下的股份一直持有到现在,那么这笔投资的收益率跟余额宝差不多。

在不好玩的港股市场出师不利后,赵薇将目光投向了A股,这里情深深雨濛濛,有最热情的老乡和菜地,又有圈内前辈们给她蹚道试水,没有理由不成功。于是,底下藏着51倍杠杆的万家文化收购案出台了,可惜碰到的是拿着尚方宝剑的新任监管层主席,领导估计看过赵老师主演的《画皮》,也没跟她啰嗦,直接给贴了个5年市场禁入的道符。

但赵薇这次成为媒体热搜的头条,并非仅仅因为其铤而走险的资本运作被证监会重罚,主要的原因是她老公黄有龙陷入了人民群众扒皮人肉的汪洋大海中去了。引爆这场人肉狂欢的,并非什么街头小报,而是人民日报旗下新媒体平台“侠客岛”,而且更有意思的是,一年之前的“侠客岛”,对待赵薇可是完全另外一种态度。

2016年7月,赵薇导演的第二部电影《没有别的爱》中有台独分子出镜,被群众批评,共青团中央的微博号也发帖质疑,结果微博被秒删,更是引发网友的全面讨伐。这时候“侠客岛”却站出来,在2016年7月17日发了篇名为《小燕子,他们说你爸是皇上》的文章,呼吁别上纲上线,替赵薇叫屈。

时隔一年,“侠客岛”姿势大变,在2017年11月9号的微信文章中,直截了当地指出“黄有龙当过落马的前深圳市长许宗衡的司机”。这句话如果出现在天涯微博知乎上,也就是小道消息、街边花闻的级别,可出现在党媒的平台上,那就是能够引爆舆论的核弹了。

于是各路媒体如获至宝。之前没法证实不敢瞎说,可现在权威媒体发话了,就好比断头台上砍了黄四郎,管他是不是真的,先上去凑把热闹再说。应该说,复盘此次赵薇黄有龙事件,证监会对赵薇黄有龙的处罚只能算导火索,“侠客岛”直接让口诛笔伐从“掌嘴”升级成“群殴”

“侠客岛”也算是一面镜子,当它替赵薇说两句“公道话”时,群众高呼:“砸锅党控制党媒,替赵薇洗地真不要脸!”当它揭露赵薇老公是贪官司机时,群众高呼:“你看连权威媒体都表态了,此事肯定错不了!” 从这一正一反的对比中可以看出:群众们是真心讨厌赵薇。

但坦白讲,黄有龙到底是不是许宗衡的司机,现在网上仍没有实锤证据出现。以《新京报》为首的一众媒体,把黄有龙的老家都挖了个底朝天,也没有找到他跟许宗衡的具体关系,甚至连一张合照都没能找到,只发现两人的履历在时间上有些许重合。

无论如何,赵薇以演员的身份为核心,充分利用自己家喻户晓的知名度,在娱乐圈和资本圈长袖善舞,并在资本的帮助和怂恿下,做起了她作为演员其实无法驾驭的资本运作,最终触犯监管底线,被示众般重罚。媒体又翻出新老旧账,围观群众一拥而上,经此一役,赵薇的声誉等于过了一次双十一。

与逐渐沦为“全民公敌”的赵薇相比,群众对另外一个“小薇”的印象,就有点儿悲情,甚至是同情的成分了。

03

电影《决战刹马镇》中有个挺有意思的镜头:甘薇扮演村花林志玲的妹妹,自告奋勇替姐姐去陪色鬼主任喝酒,二两一盅的白酒,一口干掉,还挑衅地说:“One more!”把主任唬得一愣一愣的,结果姑娘却高开低走,第二杯下肚,眼神迷离咧嘴一笑,就一头栽在桌子上昏过去了。酒场老手的主任冷笑道:“自不量力!”

在现实中,甘薇也的确算高开低走的典型了。大二就认识了以后叱咤风云的贾跃亭,毕业不久就荣升阔太,先后生下双胞胎女儿和儿子。然后在老贾的支持下成立了乐漾影视,风风光光地当起了老板娘,真的是什么都没耽误。如果贾跃亭后来没有出事儿,在中国演艺圈的权力榜上,甘薇会牢牢地占住自己的位置。

2015年4月,乐视手机发布会,北京万事达中心人山人海,贾跃亭掏出新手机来自拍,后面凑脸的明星居然挤不下一个屏幕;10月份,还是在万事达中心,在5000个人的注视下,贾跃亭骑着自行车登场,公布造车计划和乐视生态,停牌的乐视市值被牢牢锁在千亿以上;到了年底,《太子妃升职记》爆红网络,两口子的事业都达到了顶峰。

从起高楼到宴宾客,再到楼塌了,牟其中用了10年,唐万新用了7年,贾跃亭用了5年。被媒体曝出资金链断裂之后,老贾在国内拉来了孙宏斌救场,自己远赴美国“追逐”造车梦想,抛下“小薇”和孩子们在北京撑着,“房子只剩一套,卡只能刷2000块”。而那些在乐视发布会上凑脸的明星们,也逐渐跟甘薇断绝了来往。

在演艺圈这个名利场上混,要么你背靠的大树永远不会倒,要么自己有过硬的本事闯出一条路来。只做过两部电影女二号的甘薇,很显然还没有能够像范冰冰、章子怡那样做霸气“大女人”的资格,即使在甘薇率先开拓的网剧领域,追赶着凶猛,乐漾影业也逐渐失去了先机。

除了事业之外,嗅觉灵敏的媒体早早发现甘薇的“泰迪姐妹团”跟她之间的疏远,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明星们投在乐视系的钱打了水漂。根据媒体的统计,乐视影业共吸引了19名明星入股,乐视体育有11名明星入股,都是几千万级别的投资,这些投资都已经严重缩水,上市套现之路也变得遥遥无期,媒体对此大都抱以同情的口吻。

但这19+11位明星们值得可怜吗?一点都不。当年发布会上套近乎,拉大旗时纷纷入股,出发点无非是搭上乐视这班联合收割机,未来一起去二级市场套现发财,只不过老贾不争气半途掉了链子。从这个角度上来讲,这些明星跟吴奇隆、刘诗诗、赵薇们没有任何区别。当然,根据中国传统,债主登门要债,男的扒窗户落荒而逃,气自然要撒在被抛下的老婆孩子身上。

参加过乐视发布会的人都知道,贾跃亭特别喜欢引用《银翼杀手》的台词。比如2015年10月,尚处于人生巅峰上的贾总引用了这么一句:

All those…moments will be lost … in time. Like…tears…in rain.

意思是:所有的这些时刻都将消失在时间离,就像…泪水…消失在雨中一样。当时台下风光的老板娘,未曾想这句话在一年之后就变成了他们两口子的总结陈词。

与那些美好时刻一起消失在雨中的,还有那些一掷千金的影视上市公司们。当年门庭若市的华谊兄弟,股价早已经跌回到2013年的水平;送吴奇隆10亿“聘礼”的暴风集团,股价只剩最高峰时的两成;在它们的带领下,传媒板块一跌再跌,以至于券商传媒研究员出去路演,跟基金经理坦白:目前传媒行业最大亮点就是板块连续两年涨幅倒数第一。

当年发布会与华谊兄弟“郎情妾意”的张国立,现在正在为了完成业绩承诺而辛苦奔波着。60多岁的他对着媒体大倒苦水,他说:“我现在还是打工的,日子非常苦。”后悔之情溢于言表。他的背后,是一众完不成业绩承诺的明星、上市公司报表上堰塞湖大小的商誉、二级市场深套的投资者和大肆套现后狂欢的大小非们。

明星集体抢钱的时代结束了,至少在目前的监管形势下,死灰复燃或许要等下一个轮回了。据说那位重罚赵薇和万家文化的监管层领导,要去赵薇的婆家省份做老大了,不知道黄有龙听到这个消息,会不会感到害怕。

04

无论是赵薇的“财经名人圈”,还是甘薇的“泰迪姐妹团”,其实都是资本衍生出的裙带关系。平时大家一起发财没问题,落难时基本上只能靠自己,这一点,明星们跟普通老百姓基本都是差不多的。但谈到“横财暴利后能否全身而退“这一点,笔者忍不住想起了第三个“小薇“,那就是著名的“公共情人”李薇。

2011年《财经》杂志以《公共裙带》为封面故事,全面深挖了这位高官“公共情人”的发家史。这位7岁时以难民身份避居中国的越南女子,年轻时艳名远播,中年后仍然魅力无穷。她身上的传奇实在太多太多,以至于她到底是个周旋于政商高层的商人,还是个纵横两岸的间谍,现在都是一个谜。

只谈两件事情,你就可以知道李薇的能量有多大:一是跟她有染的省部级官员有十几个,注意是省部级哦,里面级别最低的也要跟许宗衡平级;二是她的情人们有的判了死缓,有的撤职查办,有的黯然辞职,她自己却毫无未损。连起诉都没有,直接无罪释放,甚至财产大都给保全了。

所以,要说崛起于草根阶层,充分利用自身资源,游走于政商两界,长袖善舞纵横捭阖,攫取巨额财富最后又能全身而退,赵薇和甘薇加起来,都不配给李薇提鞋。

如果能把生于1963年的李薇的人生经历拍成电视剧,让1976年的赵薇来投资和运作,再让1984年的甘薇来演,三个“小薇”和她们背后的故事,将是一部神作级别的中国大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