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环王》要翻拍成电视剧?“回锅饭”真成娱乐界的经典菜了

前几天,亚马逊宣布投资近 2.5 亿美元买下了《指环王》的电视改编权。眼看着又一部回锅之作要出炉了,这笔钱花得到底值不值,媒体们众说纷纭。

《大西洋月刊》的高级编辑 Derek Thompson 近日以 Why Amazon Just Spent a Fortune to Turn Lord of the Rings Into TV  为题,发文表达了自己的观点,虎嗅进行了编译(有所删减与重组)。

11 月 13 日,将近 2.5 亿美元,亚马逊买下了《指环王》的电视改编权。

 

据说托尔金(原著作者)遗产信托公司一直在兜售《指环王》的改编权,并跟亚马逊、Netflix以及 HBO 的人都见过面。如今这棵摇钱树被亚马逊请了去,我们似乎可以期待在他们家的银幕上把中土世界的前世今生、魅力人物都撸一遍了——包括那个迷人的阿拉贡。

 

此项巨额交易可能成为亚马逊 TV 业务史上的里程碑——它标志着亚马逊与 Netflix、Hulu 和迪士尼之间的流媒体大战呼之欲出。同时,它也向我们显明:在如今内容泛滥的媒体业,炒回锅饭已成为从业者必备的致胜技制胜能了。

 

当然,这首先是亚马逊的一个急转弯。五年前该司就宣布要进军电影和电视业了,但长久以来,它都没有像颠覆电商业那样彻底颠覆这两个产业。尽管在内容上其年均花费已超过40亿美元,但该司对此始终都没有全情投入。不信你看:别人家的作品——譬如《权游》《怪奇物语》等——都满堂红了,而他们家的作品却要么反响平平,要么叫好不叫座。更闹心的是,今年 10 月,该司电影和电视业的主管罗伊·普赖斯还离职了……(嗯,贵圈儿感染“性骚扰”这毛病的人真不少~~)

 

其实亚马逊转向的意愿早就呼之欲出了。

 

近几个月来,贝索斯一直在力促亚马逊腾出手来,好拿出一部足能与《权游》比肩的热门剧。如今好了,恰在 HBO 的这部神剧要画上句号时,亚马逊拿到了《指环王》。它似乎颇有资本实现贝索斯的这一意志,甚至,还有可能超乎他所想。

 

值得一提的是,2 亿多美元只是前期成本,既不包括可能每季都超过 1.5 亿美元的制作成本,也不包括可能高达数千万美元的营销成本。总之,满打满算的话,这部剧在正式播出前亚马逊可能至少要垫四五亿美元。

 

听上去的确疯狂。加上前面六部电影(《霍比特人》三部曲+《指环王》三部曲)已成为银幕经典,所以亚马逊这数亿美元投出去只能换得个“回锅饭”。因此,有些业内人士干脆称这笔交易是个大写加粗的“蠢”字。

但或许他们错了

 

本世纪娱乐业给我们上的最重要一课就是:回锅饭,真划算。

想想迪士尼的漫威系列电影吧。没完没了地拍到现在,已经整出第 17 部了!该系列已经为迪士尼赢得了 133 亿美元的收入,但吸金势头仍几乎没有松懈的迹象。这不,最近两部电影(《银河护卫队2》和《雷神 3:诸神黄昏》)不就在北美 2017 开画票房排行榜上拿到了第二和第四的位置么?

 

所以,一个重量级真相就是:如今的娱乐业太过熙熙攘攘,观众们反倒更易转向自己熟知的故事。如果你贸然投资于一个无人熟悉的题材,结果可能会竹篮打水一场空。看透不说透的从业者其实不少,譬如 Netflix 和 Hulu,尽管它们每年都要花费数十亿美元制作原创剧,但据统计,订阅者们把 80% 的时间都花在了观看既有内容上,包括重播剧和刚撤离各院线的新电影。

所以,亚马逊选择不再“脱俗”

 

这种选择上的转变其实花了亚马逊好几年的时间。从表面上看亚马逊是从“脱俗”走向了“还俗”,而其本质可能是:在娱乐业的投资选择上,亚马逊从一个理念转向了另一个理念。

 

众所周知,在所涉及的商业领域内,亚马逊一向特立独行甚至“离经叛道”。而在娱乐业,这些年来它虽没搞过什么颠覆,但也是独树一帜。同行们炒旧 IP 炒得热汗淋漓、不亦乐乎,只有它,仿佛一直在奉行《点球成金》所揭示的投资理念。

 

这里科普一下。2003 年出版的经管类畅销书《点球成金》,其作者在长期的棒球观察生涯中发现:“越富有越成功”本是美国职棒队们普遍认同的真理,但穷得捉襟见肘的奥克兰运动家队却在九十年代打破了这一认知。该球队的成功秘诀是:运用先进的数据分析法来“扫描”诸位球员方方面面的表现,从而发掘出那些不为人知的球员,再以低薪把他们挖过来为球队效力,结果大获成功。

 

看看亚马逊这些年在电视剧剧目上的选择吧。它的赌注多半下在那些尚被埋没的 IP 上,倒很像是在效法奥克兰运动家队呢。不过现在,亚马逊似乎已经意识到不能再继续这种与众不同的偏好,所以它选择“从众”了。而买下《指环王》就是这种转变的鲜明标志。

 

理论支持在哪里?从外部找,比比皆是,譬如哈佛商学院教授安妮塔·埃尔博斯就曾在著作《爆款》中指出:预算如有限额,那么着重投资那些十拿九稳的 IP 才更有胜算;从内部找,贝索斯其实早在2016年的致股东信中就指出了棒球与商业的区别。他说:

 

“棒球与商业的区别……在于前者每次行动所斩获的成果都很有限。每次挥棒时,不管你打得多么稳准狠,最多你也只能得 4 分。但在商业上,偶尔地,击(对)一球能为你赢得 1000 分。这种可能实现的巨大回报(注:原文为  long-tailed distribution of returns)就是要放胆的原因。大赢家总(愿)屡试不怠,并(愿)承担代价。”

所以,亚马逊可能(又)赌对了

 

计算娱乐业的收益不能只看收视率、票房、订阅额什么的,还要看溢出效应(指某事物一方面的发展带动了该事物其它方面的发展)有多大。迪士尼就是个典范:它当初为收购卢卡斯和漫威不惜一掷千金,如今,靠续集、周边和乐园,它早就连本带利赚足了。这也正应了贝索斯当初的判断:它击对这一球就赢了 1000 分。

 

早在 1999年,《指环王》三部曲就被亚马逊客户评为最喜爱的千年之书。对作品高度的谙熟与崇拜会让他们对电视剧产生共鸣,而不会觉得多此一举(当然,前提是电视拍得好)。亚马逊提供的是全球服务,它正在寻找契合全球受众心意的内容。如果中土神话能被炮制成风靡各国的必看剧目,那就意味着 Amazon Prime 又多了千百万付费订户。他们将被矮人、侏儒和霍比特人所“魅惑”,任他们支配自己的消费行为并最终自动与亚马逊绑定。

那时,后者就能向对手们证明:看,我这轻轻一击真的是一·本·万·利。